www.txchangan.com
        《长安》杂志 邮发代码: 2-299

敖勤礼:离开时他还揣着对讲机

 

 

敖勤礼:倒在"战疫"一线的公安辅警

离开时他还揣着对讲机

 

 

 

2020年1月31日上午,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县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辅警敖勤礼结束前一晚疫情防控堵卡点的夜班值守。他觉得身体有些不适,同事劝他请假休息,敖勤礼谢绝了,说老毛病了,输点液就好。于是,他自己一个人到离大队几百米远的诊所打针。

同事们谁都没有料到,那竟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敖勤礼。等在诊所见到敖勤礼时,他还穿着制服,怀里揣着对讲机。只是,他已无法再说那句——“我在岗”。

2月11日,昆明市官渡区人社局依法对敖勤礼作出了工伤认定的决定。


保春运、战疫情,他始终坚守一线

敖勤礼是寻甸县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的一名辅警,性子温柔内敛,但对工作,他却很主动。每当大队有工作安排和突发任务时,敖勤礼总是主动请缨,挺身而出。“我备勤,我去吧......”“我下班了,我去吧......”“我休息,我去吧......”是他常说的话。

截至敖勤礼去世那天,他已连续工作了22天。

自1月10日春运启动以来,寻甸县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按照市、县公安机关的要求,取消休假、全员上岗。敖勤礼作为大队的一名外勤辅警,在春节前就早早开始整理自己的手电筒、反光背心、肩灯、对讲机,投入到春运工作中。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敖勤礼所在的大队任务更重了,根据寻甸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和寻甸县公安局的统一部署,寻甸县在进入县内的主要道路设置疫情防控检测执勤卡点,其中大队负责功山收费站、蒲草塘两个执勤卡点的24小时值守工作,与交运、卫健等部门共同对过往车辆和人员进行检查。

夜班、晚班、早班、查处班、加强班、备勤班连轴转,但敖勤礼没有一句怨言。1月28日、29日,敖勤礼是备勤加强班,他和队友在路面巡逻,两天里,他们共处理了11起轻微的车辆擦碰事故。期间,因为连日昼夜守护在春运和疫情防控第一线,敖勤礼被冬季的寒风呛得开始咳嗽。在此期间,他一直在观测自己的体温,所幸体温一直都在正常范围。

领导和同事一直劝敖勤礼回去休息下,却总是被他笑呵呵地婉拒:“只是有点咳嗽,不发烧没事的,这段时间大家都累,我还可以坚持。”

1月30日晚11点45分,敖勤礼在功山收费站检疫点提前与上一班的同事完成交接班,开始夜间的防控工作。当晚,在交巡警大队的微信工作群里,敖勤礼不断地发送消息,用小视频和文字向大队报送当晚的查控情况。

23:47、23:56、03:34、04:06、04:37、05:17、05:43、06:16、07:17、08:10......这是敖勤礼生命中最后的时间节点,他留下的最后一组信息停留在2020年1月31日上午8点10分。发完这条信息,他和同事交接班,回到大队后,在大队的食堂里吃了一碗早点,随后,谢绝了同事陪同,一人前往诊所输液。临走时,敖勤礼还不忘把对讲机揣进兜里,他怕队里临时有事,自己随时都准备顶上去。


女儿:父亲骤然离世,后悔没有多关心他

在女儿敖天华的印象里,一个月能见到一次父亲就算是好的。她和父亲的感情很好,但是父亲像个“工作狂”,她和父亲很多时候是通过微信聊天,他忙完的间隙,两人会在微信视频通话。每次敖天华出去旅游,会给父亲发自己拍的照片,分享一些趣事。

敖天华一开始不理解父亲,他总是忙于工作,好多天见不到他一面。父亲和她解释了很多,后来她慢慢长大,也慢慢对父亲多了包容和理解。最近,因为是疫情期间,她和父亲之间的沟通变少了,好几天只说了两三句话。

虽然忙,但是敖勤礼一直都很牵挂家人。他们一家有个微信群,叫“男神爸女神妈宝贝女”。自疫情发生后,敖勤礼常在群里“报告”自己今天在哪里、做什么工作,还叮嘱母女俩,买些面条备着,平时少出门,“别不当回事。”

1月31日凌晨4点多的时候,敖勤礼在群里发了个视频,说他在功山收费站执勤。第二天上午11点,敖天华看到消息,问他,“怎么那么晚了还在岗位上?今天有没有咳嗽?”敖勤礼说,疫情防控需要嘛,得坚守岗位,就没有再说别的。

敖天华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见父亲是初一上午,那天,父亲回家拿东西,跟母女俩说,好好待着,哪里也别去,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为了别人的安全。说完这些话,父亲就马不停蹄地走了,又到单位去备勤了。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个场景,接到电话通知,我和妈妈赶到诊所,看到爸爸的脸上已经盖上了一块白布,静静地躺在那里……我们都无法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了我们,一时间让人无法接受。”说着,敖天华忍不住哽咽。那个温柔地爱着她们的父亲,就这样突然间撒手人寰,她觉得很遗憾,后悔自己对父亲的关心不够。之前她和父亲打电话,问父亲有没有咳嗽,父亲回答好着呢,不用担心,听着电话里父亲的声音没有异样,她也没有继续追问,却没想到,如今再也不能从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了。


副大队长:他很敬业,9年里只向大队请过一次病假

寻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寻甸县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负责人迟绍勇说,敖勤礼去世那天,当地对他进行过核酸检测,显示为阴性。但目前敖勤礼的死因尚未查明,尸检需要委托第三方,至少一个月才能出结果。

知道敖勤礼去世的消息后,迟绍勇表示很悲痛、很惋惜。敖勤礼原本是寻甸县砖瓦厂的下岗职工。2011年,他应聘到寻甸县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成为一名辅警。敖勤礼的妻子是寻甸县一家企业的职工,企业效益不好,因此家里的开销几乎靠敖勤礼一人的收入维持。

“他很热爱这份工作。”迟绍勇说,因为有下岗经历,还要维持家庭的运转,46岁的敖勤礼对这份工作很上心,但凡大队上有任务,“老敖”从不推辞。

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设有6个外勤组,负责寻甸县境内71公里嵩功高速公路和21公里老嵩待公路道路安全巡查、保通、日常查处工作,敖勤礼所在的小组在评比中多次名列第一,2019年,这个小组被评为先进组。

寻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现在一共有50多人。敖勤礼不是其中年龄最大的。副大队长迟绍勇说,在他印象里,从2011年敖勤礼进入大队到现在,从警9年间他只请过一次假,还是因为支气管炎发作较严重,不得已请了4天假去看病。

迟绍勇说,外勤组天天在路面巡查,工作本就辛苦,敖勤礼不仅自己不请假,还经常帮别人顶班。平常,同事们谁有什么急事,敖勤礼会说:“我来帮你抵班吧,没事!”敖勤礼话虽然不多,人却很实在。

敖勤礼对待工作格外细心。2017年,他和队友在老嵩待公路上巡查时,遇到两名十二三岁的男孩,称从会泽方向过来,要一路走去昆明。他和队友将这两名男孩带回大队,反复询问,最终与当地派出所取得联系,确认了两名男孩的信息,让两名男孩平安返家。

“敖勤礼参加辅警工作以来,一直都踏踏实实、恪尽职守,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哪个班的谁谁又请假了,哪个班的车坏了趴窝在哪了,只要敖勤礼知道了,他都会主动热情地去做,大队安排的任务,他每一项都落实办结,从来没有拖沓,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基层辅警爱岗敬业的精神。”


同事:他有一副热心肠,一腔赤子情

民警田国礼是敖勤礼的组长,在他眼中,敖勤礼和组员们在一起的时间甚至远超过他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敖勤礼是积极的,尽责的。工作中,田国礼无数次看着敖勤礼帮助遇到车辆故障的司机推车,帮车辆失火的司机灭火,帮不会换轮胎的司机换胎。

寻甸县地处云南东北部,是进入滇东北的要冲,昆曲、嵩待高速公路等多条交通要道从县里经过,车流量非常大,冬季受低温雨雪天气影响,高速公路经常会因积雪结冰而进行道路交通管制。

有时气温零下,敖勤礼和队友们仍然冒着风雪,查看路上结冰情况,并引导正在高速公路行驶的车辆有序驶入最近的服务区停靠,对被困车辆进行疏导和施救。

田国礼回忆,敖勤礼经常是一夜干到天亮,逐一提醒车辆驾驶员注意行车安全,及时纠正存在的安全隐患,每次他都冲在第一个。

“他很懂车,巡查的时候只要遇到车辆事故,他都会很热心地帮别人看。”刘春尧说。

刘春尧和敖勤礼同是一个外勤组的辅警,他回忆,曾有一次,他和敖勤礼巡逻至打马坎隧道,这里距离嵩功高速公路功山收费站有9公里,是一段长下坡路段,事故频发,被称为“死亡路段”。

那天,他们遇到一辆面包车自燃起火,敖勤礼拎起灭火器就冲了上去,刘春尧在边上疏导车辆,火被及时扑灭,没有造成更大的事故。

敖勤礼去世后,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昆明市公安局和市、县领导纷纷作出批示,对敖勤礼的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对敖勤礼的家属及时进行慰问,并妥善做好敖勤礼的善后工作。

迟绍勇说,敖勤礼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的总要求。当前,疫情防控工作进入关键时期,全市公安机关民警、辅警将在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领导下,继承敖勤礼同志未完成的遗志,继续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忠诚履职尽责,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和昆明城市安全保卫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