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txchangan.com
        《长安》杂志 邮发代码: 2-299

父子接力 两代人致力公安监管事业

■人物档案

王长俊,从事公安监管工作34年,2010年退休;王涛,王长俊之子,1998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任成都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从事监管工作10年。

■人物特点

父子二人共同特点是:踏实肯干,勤勉尽责,做事认真,做人随和。

■人生准则

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

■大众点评

王涛同志业务能力强,群众基础好,是监管队伍中的一面旗帜,一直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入警誓词。

——成都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副支队长 何建成

王长俊同志在平凡的公安监管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将一生奉献给了公安监管事业。他身上展现出来的恪尽职守、爱岗敬业,把工作干成事业的宝贵品质,是值得我们每一个年轻的公安监管民警学习的。

——成都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政工科副科长 赖毅

作为所领导,王涛任何工作能干在前,冲在前,起到率先垂范的作用。作为他的同事,不论工作再多再累,我们都愿意跟着他一起完成。

——成都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 曹阳

他,曾经在四川省成都市看守所从事监区医务工作,到2010年退休,一干就是34年;他,现在是成都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也已在公安监管岗位坚守了10年。王长俊和王涛既是父子也是战友,他们共同坚持“人性化管理,亲情化教育,柔情化执法”,千方百计地做好教育、感化、挽救工作,使一个个迷途的灵魂重拾生活信心、走向新生,演绎了两代人情注高墙、接力坚守监所的动人故事。

王长俊:从事监区医务工作34年

——用青春与奉献驻守高墙守护平安

1976年从四川成都卫生学校毕业后参加公安工作的王长俊,在成都市看守所从事监区医务工作一干就是34年。2018年,

当他再次走进曾经工作过的单位,警营文化墙的电视屏幕上滚动播放着的宣传视频,让他感慨万千。他记得刚参加工作时,看守所只有3名医务民警,肩负着80余个监室、1000多名被监管人员的医疗救治工作。“当时没有智能报警装置,每天全靠来回数十趟前往各监室反复巡查,日均要走上七八公里,开展对突发疾病被监管人员的诊治工作,包括收取就医报告、开具处方和配发药物。”王长俊回忆道。

王长俊的妻子也是一名警察。由于王长俊在监所工作长期值班,照顾家庭的压力就落在了工作原本也不轻松的妻子肩上。有一次,年幼的儿子王涛在幼儿园玩耍时不慎从滑梯上跌落,左手肘关节骨折,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妻子下班后守在儿子床边,不敢合眼。王长俊坚守工作岗位,值完班后才赶赴医院探望儿子。面对左手缠满绷带的孩子,向来坚强的他不由得心里发酸。

“我几乎不认识王涛的班主任,也从未参加过家长会。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王长俊顾大家舍小家,在对工作无私奉献的同时,对于亲情充满愧疚和歉意。

——教育感化如春风化雨,把被监管人员当家人

“以所为家”、“随叫随到”是公安监管民警的工作现状。针对被监管人员思想波动大、情绪不稳定等情况,王长俊不仅要及时为其医治身体上的疾病,还从生活上给予必要的关心和照顾,加强心理疏导,化解心理危机,用真情感化每一个生命。

他曾负责治疗一名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被监管人员曾某。面对二审被判死刑的结果,曾某对管教民警的思想教育无动于衷。在等待死刑复核期间,按照法律规定,必须对曾某加戴械具。由于长时间械具穿戴,加之极度不配合管理,曾某脚踝出现破皮感染。了解到具体情况后,王长俊面对接受治疗时曾某的谩骂和处处刁难,没有进行言辞激烈地反驳,而是耐心地做倾听者,平易近人地拉家常、谈人生、谈亲情。日复一日,曾某的抵触情绪渐渐得到缓解。在等待最终判决结果的时间里,曾某对王长俊敞开了心扉,主动将心底真实想法告诉这位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最美”警医。

“希望您和您的家人一生平安!也希望我下辈子做一个好人!”在赴刑前,曾某没有给家人留下遗言,却把祝福送给了王长俊。

“干监管工作很累,但是有社会价值,是法治文明的重要窗口,要干一行爱一行,用责任与担当扛起监管安全的重任,用真心与热情探知教育改造的温度,用坚守与执著丈量人生奉献的意义。”王长俊坦言道。

王涛:父亲能做好的,儿子也不能差

——在监管岗位忠诚履职尽力做到最好

王涛从成都市人民警察学校毕业,

最初被分配到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区分局刑警大队工作。2008年11月,干了10年公安刑侦工作的王涛主动向组织提出申请调到监管场所工作。幼年,耳濡目染父辈踏实肯干、勤勉尽责的工作作风,如今都如数运用于工作之中。“父亲能做好的,儿子也不能差”,从成都市拘留所到成都市看守所再到成都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从管教民警到副大队长再到副所长,无论哪个岗位,王涛都忠诚履职尽力做到最好。

——化冰有术,甘当用心动情的教育者

2018年2月,已任成都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的王涛收到一封来信,写信人是他曾管教帮扶过的李某。

李某在信中写道:“尊敬的王所,我出所那天,您正好出差。非常遗憾没能和您当面道别。一直以来,我心里非常感激您,在我人生最低谷,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是您的鼓励和关心,给我坚持下去的力量。您像一位既严厉又和善的兄长,教诲我,帮助我,关心我生活的点滴,包容我的缺点,监室里的很多人都说你像大哥……”这个曾经桀骜不驯的“刺头”用不吝感激之词表达了对王涛的感激之情。

据悉,李某因吸毒成瘾被送所进行强制隔离戒毒两年。从天南海北演出不断,被成千上万粉丝封为“歌神”,到被人瞧不起的阶下囚,现实与梦想的巨大落差让李某无法接受。刚入所时,挑战监规、对抗管理成了他的“身份标签”。

怎样才能改变这个抵触管教的“坏小孩”呢?王涛极力尝试着各种办法。

为了走进他的内心世界,王涛采取法律和政策的宣传、心理感化、情绪疏导等手段积极与李某沟通。了解到他身体不适,王涛第一时间放下手中的工作,为其找来监区医生查看;了解到他入所后与家人断了联系,没有生活来源,王涛及时为其领来衣被,在生活上予以照顾。不管李某有没有回应,王涛都认真做好每一件事情。

水滴石穿,李某最终被这位管教民警的“人情味”、“耐烦心”所折服,重拾信心,积极寻求悔过自新之路。因表现良好,李某被提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并加入了社区禁毒志愿者队伍。目前,李某积极参加各类禁毒公益宣传活动,由“坏小孩”转变成了“好青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