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txchangan.com
        《长安》杂志 邮发代码: 2-299

一位基层检察官的“苦、辣、酸、甜”史

 

 

来到西藏琼结县检察院,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在西藏特有的蓝天下迎风飘扬着。见到汪斌检察长,一点也没有想象中公诉人的不苟言笑,反倒是一位和蔼可亲、虚怀若谷的人。在谈起近二十年西藏基层检察工作时,汪斌朴实无华的讲述为我们展现了一位西藏基层工作者的“苦、辣、酸、甜”史。

条件艰辛不言“苦”

1999年,汪斌从加查县公安局调至县检察院,面对“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的办公环境,年轻的他没有气馁低沉,反而常用“条件不好但精神面貌不能不好,人员少但案子不能不办好”来激励鞭策自己。他以身作则,率先垂范,树立了党和人民群众满意的好形象。

1998年,还是一名公安干警的汪斌赴崔久乡办案途中 2003年,汪斌接手了一起失火致人死亡案件,区、地两级领导对此案十分关注。恰逢县检察院检察长在外地学习,全院只有三名干警,开庭地点就设在县委礼堂,上级领导、全县干部职工、外来人员和附近的居民全部到庭旁听。“以前在公安的时候觉得破了案就万事大吉,对法律定性考虑不周全,成为检察官以后,深知肩上责任更大,检察官1%的错误就是当事人100%的冤枉,必须在案件上下深功夫、细功夫、苦功夫”,汪斌谈道。开庭那天,他沉着冷静,发表了长达十几页的公诉意见,举证有理有据,得到了专案调查组和全县人民的首肯。

立誓破案性格“辣”

在担任山南检察分院公诉处副处长时,汪斌接到了一起共同故意伤害致死案,犯罪嫌疑人背景复杂,两名证人和死者的女朋友接连受到威胁,一夜之间不知所踪。作为案件的主办人,汪斌一度接到恐吓电话、“警告”纸条,但他并没有退缩,固执的“辣味”性子立马被激发起来了,立誓不将罪犯伏法誓不罢休。

在拟定了详细的取证方案和出庭预案后,汪斌和他的同事们一路找,一路问,历经山南、日喀则、林芝等地,终于在加查县崔久乡的雪山上找到两名证人,并耐心地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打消他们的疑虑,后又通知远在青海的死者家属,联系法律援助中心为其提供法律援助。案件要开庭了,面对荣获全国十佳的律师,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又投到了汪斌的身上,但他丝毫没有慌张。

“2005年前后,基层开庭碰见律师的情况很少,一想到要第一次在庭上直面大名鼎鼎律师还真有点儿睡不着,我给自己鼓了鼓劲”,汪斌说道。针对案件异议,前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连夜列取了律师可能质疑的问题,并想好如何具体应对答辩。功夫不负有心人,案件得到了有罪判决,死者家属也得到了应有的赔偿。此案也成为山南“扫黑除恶”的典型案例。

为人父母常心“酸”

“既不能陪伴孩子成长,又不能在父母膝前尽孝,是每个在藏工作者最心酸的事”,谈到家庭时一直侃侃而谈的汪斌脸上布满了愧疚和歉意。“尤其我的小孩在青春期的时候,有些叛逆,我每次打电话,他都不愿意向我多说话,我问得多了,他还不耐烦,听到那句‘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的时候,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声音也哽咽了,还不能让孩子听出来,那个瞬间真的不知道如何跟孩子继续沟通下去。慢慢地孩子长大了,他就特别理解我的工作了,还时常打电话催我早点休息、不要熬夜,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检察蓝、心里“甜”

以“为维护法律尊严,我甘愿做一名默默无闻的检察人,做公平和正义的守卫者”为人生信条的汪斌,以实际行动树立了人民满意的“公仆”形象。当谈到监察转隶时,他拍拍身上的检察服说“我干了大半辈子检察工作,对这个集体有着深厚的情谊,真让我脱掉这一身检察服,我还很舍不得呢!”

琼结县院率先在全市成立涉案财物管理室琼结是个小县,但琼结的检察工作却从未松懈过。抓班子、带队伍、强素能,总人口仅有1.9万人的琼结县检察工作也干的有声有色。“找谋划找布局,否则就会失先机”,汪斌提出“规范建设促提升、整体推进树品牌”工作思路,琼结县检察院率先在全市成立案件管理中心和涉案财物管理室,牵住了规范司法的牛鼻子。“以前法律触角延伸到基层很困难,法律监督狭窄不说,也很难听到来自基层老百姓的声音,我们在各个乡镇设立检察联系点,公布联系电话,选派联络员,初步建立了'检察民益联络员'制度。”今年,他更以公益诉讼起诉人的身份成功办理了全区首例涉野生动物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20多年来,从公安到检察,从普通干警到领导岗位,汪斌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也是协调员。他给自己定下规矩方圆“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要心不动、神不散、劲不松”。只要看到蓝天下闪耀的检察蓝,他的心里就是甜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