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txchangan.com
        《长安》杂志 邮发代码: 2-299

最高检牵头十项改革任务已完成

司法改革遇到的“硬骨头”正被一一“啃下”

最高检牵头十项改革任务已完成

 

截至目前,多数检察改革任务已经基本完成。中央确定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单独牵头、第一牵头的10项改革任务已经完成,正在试点推进的有7项;最高检自己规划提出的18项改革任务,已经完成14项。

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改办主任王光辉今天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司法体制改革中遇到的“硬骨头”正在一一被“啃下”,经过几年的努力,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主体框架已经初步成型。

 

司法责任制改革全面推开

单某等人组建名为“售卖面膜”的微信群,实则玩红包接龙,抽头渔利。本案争议之处在于:微信群是否算开设赌场罪中的“场所”?作为承办人,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主任检察官许军审查后认为,微信群算开设赌场罪中的“场所”,而且许军“自己说了算”,决定提起公诉。最终,单某等人被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判刑。

“检察官权力大了,但压力也大了,责任更重了。无论大案小案,我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保证每一起案件的办理质量。”这是许军对深化司法责任制改革后的深切感受。

在四项改革试点中,司法责任制改革居于核心地位。目前,检察机关司法责任制改革已经全面推开,“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检察权力运行工作机制逐步建立。

员额制改革是完善司法责任制的基石。截至去年12月底,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全面推开员额制改革。

与此同时,各级检察院与人社、财政等部门共同制定工资改革方案1140个,其中,省级院22个,市级院123个。北京、河北、吉林等5个省区套改后检察官、检察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工资已全部到位;黑龙江、江苏、江西、山东4个省检察官工资全部到位。

据了解,财物统管改革逐步深化,有25个地区开展了财物省级统管改革工作,经费保障水平有较大提高。吉林省检察机关去年全年财政拨款较上年增加近5亿元。江西省试点检察院公用经费按照保障标准足额安排预算,较省级统管前增长20%以上。广东省检察机关公用经费首次实现年初预算全额保障。

王光辉说,通过改革,试点地方检察官队伍整体素质提高,司法办案主体地位正在确立,办案组织和检察权力运行机制进一步健全,体现办案质量和效率的指标明显向好。

 

各项司改任务均稳步推进

2月19日,犯罪嫌疑人刘某因盗窃被抓获,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轻罪案件检察部提前介入侦查活动,对该案证据收集、法律适用等提出意见;第二天,案件移送至海淀区检察院,检察官对刘某进行讯问,在法律援助律师在场的情况下签署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具结书;21日对该案提起公诉并移送至海淀区人民法院,法院当庭宣判。整个过程仅42个小时。

轻微刑事案件速裁,有助于节约司法资源,减轻当事人诉累,维护其合法权益,实现案结事了。

2014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在全国18个地区开展为期两年的刑事速裁程序改革试点。其间,试点检察院提起公诉的速裁案件共56420件58500人,审查起诉周期从过去平均20天缩短至5天左右。

2016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把速裁程序改革纳入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在原来确定的18个试点地区继续试点。

此外,公益诉讼试点工作全面提速。特别是2016年下半年以来,最高检通过审批权下发、落实督察等一系列举措加大改革力度,各地解放思想,大胆推进,改革驶入了快车道。

截至去年年底,各试点地区检察院共办理公益案件4378件,其中公益诉讼诉前程序案件3883件,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495件,起诉案件量是去年8月以前的12倍多;97%的试点市(分、州)和50%以上的基层检察院均办理了提起公益诉讼案件。

各地以基层检察院大部制为重点,坚持扁平化管理与专业化建设相结合,坚持遵循司法规律与遵循管理规律相结合,结合实际推进内设机构改革。全国25个省份的710个检察院开展内设机构改革,其中北京、吉林、海南等5省市在省、市、县三级检察院全面推开。

 

聚焦“六大任务”精耕细作

虽然司法改革取得了一定成绩,但王光辉坦言,打通改革“最后一公里”的任务还很艰巨。

王光辉说,2017年,最高检将聚焦“六大任务”,精耕细作,深入落实:推动司法责任制改革落实落地;深入推进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试点;落实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推进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稳步深入推进检察机关内设机构改革;加快推进跨行政区划检察院改革。

改革督察工作是推动落实的一个重要手段。最高检将建立督察、反馈、整改、追责、问效相结合的工作制度,对于督察发现的问题,特别是执行中央改革政策走样变形的问题,及时反馈,督促整改,限期提交整改报告。

王光辉说,一些改革成果需要通过完善法律,特别是人民检察院组织法、检察官法、公务员法以及相关诉讼法加以固化,一些改革成果则需要制定和修改相关制度。最高检将认真梳理,针对每一项改革举措提出完善法律和制度的意见建议。

继续阅读